当前位置:首页 > 白癜风部位 >

生不生孩子,女人能不能自己说了算? 

   看到一则新闻气炸了!美国阿拉巴马州5月15日通过一项法案:“禁止女性在怀孕的任何阶段堕胎,即使你是强奸或乱伦的受害者。”

  这就是说,不管你是否出于自愿,只要怀孕了,只要不危及生命,就必须把孩子生下来。

  法案还规定:为孕妇堕胎的医生,将面临最高99年的刑期。这竟然要比大多数强奸犯的刑期都还要长。

  这是美国历史上最严苛的“反堕胎法案”。

  美剧《使女的故事》剧照。故事讲述未来世界人口出生率骤降,美国部分地区建立了男性极权社会,女性被当做国有财产,被迫作为生育工具。

  我从来不是一个激进的女权主义者,但是这条新闻令人难以置信,这居然是2019年发生在一个发达国家的事情?

  前几天才从书里看到一句话:“美国女性走到今天,经过她们前辈的争取,已经很少有显见的性别剥削……”

timg (5).jpg

  太讽刺了!

  “对于阿拉巴马州和所有的美国女性来说,这是一个黑暗的日子。”美国东南计划生育组织首席执行官福克斯说。

  1973年,美国联邦法院才通过《罗伊法案》,赋予女性堕胎的权利。斗争了半个世纪才通过的堕胎法,才刚刚实施46年,就这么回去了。

  此反堕胎法案以25比6的票数通过。吊诡的是,25个赞成票,全部来自男性。

  所以,这个州的女性怀孕了要不要生下来,是由二十多个男人来为她们做决定?

  阿拉巴马参议院投票情况(图片来源:CNN)

  在今天的美国,阿拉巴马州不是个例。

  5月7日,美国乔治亚洲通过了《心跳法案》:只要女性怀孕时间超过六周,医学判定胎儿有“心跳”,就禁止堕胎。若女性被认定故意打掉胎儿,可以被以二级谋杀罪起诉,最高可判30年。

  六周?很多女人这时根本不知道自己怀孕了,以为只是“大姨妈”推迟了两周。所以,这和“全面禁止堕胎”没什么区别。

  CNN统计,2019年来,美国已有15个州提出类似《心跳法案》,其中4个州通过了。

  就在阿拉巴马州“反堕胎法”通过后两天,密苏里州也通过类似法案:“禁止怀孕8周以上女性堕胎,包括因性侵、乱伦而怀孕的女性在内,只有紧急医疗情况、母亲生命受到威胁的情况下除外。”

  禁止堕胎意味着什么?

  2012年,印度裔女性哈拉帕纳瓦在怀孕四个月时被诊断出胎盘发炎。

  她苦苦哀求医生给她做堕胎手术,但是因为胎儿当时仍有心跳,医生拒绝了她的请求。

  几天后,当胎儿心跳停止,医生终于取出胎儿后,已经太晚了。哈拉帕纳瓦死于败血症。

  假如在第一时间就为她进行堕胎手术,哈拉帕纳瓦本来很有可能活下来的。

  哈拉帕纳瓦

  这起悲剧发生在爱尔兰,这个国家曾是全球反堕胎法最严格的国家之一。

  爱尔兰1983年通过的第八修正案规定:“未出世的胎儿和孕妇享有同样的人权。只要胎儿的心跳尚未停止,孕妇就不可以接受人工流产手术。”

  一个女孩在13岁那年被强奸,不幸怀孕。她的母亲陪着她,找了几家秘密诊所堕胎,都遭到拒绝。

  最后,她只能在一家理发店的里屋,求一个男人帮自己堕胎。代价是,陪他上床。

  当年的女孩现在已经是81岁的老太太,一辈子生活在阿拉巴马。直到今天,她想起几十年前的痛苦经历还会流泪。

  所以,禁止堕胎对女性意味着什么?就是这样一个又一个让人揪心、痛苦、绝望的故事。

  更何况,禁止堕胎就能真的阻止堕胎吗?

  在罗马尼亚禁止堕胎时期,全国因为流产死亡的女性人数反而飙升,因为很多人不得不选择地下诊所,在不安全的环境里堕胎。

  “禁止堕胎并不能阻止堕胎,而是阻止了安全堕胎。”美国东南计划生育组织首席执行官福克斯。

  女性的身体,由谁做主?

  珍娜在17岁意外怀孕后,坚定地告诉父亲自己要上大学。于是,她的父亲开车带她去诊所,拿掉了孩子。

  现在珍娜已经27岁,有一个2岁的孩子,并计划考法学院。

  她说,“只有当自己准备好了的时候,才能当一名母亲。”

  卫道士们会出来指责她:堕胎和谋杀有什么区别?你怎么能只考虑自己不考虑孩子!

  当我们反对“反堕胎法案”,我们要说的是:当怀孕这件事和女性意愿相悖的时候,该怎么选择?

  究竟是保护胎儿的生命权?还是尊重女性对于生育的自主选择权?

  对于女性来说,那些因为强奸而被迫怀孕的女孩,那些还没有准备好当一名母亲的年轻女孩,她们该怎么办?

  对于孩子来说,“那些不被欢迎的孩子,是选择在没有思想、没有意识的胎儿时期杀死他,还是将他们带到充满痛苦、折磨的世界?”

  而一个不被母亲期待的孩子,会面临怎样的人生?

  一个孩子生下来,父母就有责任和义务将他养大。如果这个孩子最终被抛弃了,又有谁能负责?

  如果并非自愿怀孕,养大一个孩子的艰辛,该让这个生下孩子的女人来承受吗?

  旁人怎么能站到一个怀孕的女人面前,强迫她必须把肚子里的孩子生下来?

  没有选择是最坏的事

  当史密斯曼的妻子怀孕时,医生告诉他们,孩子能活着出生的几率微乎其微。但夫妻俩还是决定将孩子生下来。

  果然,这个孩子从一出生起,就有严重的健康问题。

  史密斯曼说,“虽然我们最终选择了不堕胎,但重要的是,我们有选择权。”

  当孕妇得了孕期癫痫,流掉胎儿才能保命时,她们是否有堕胎的选择权?

  当胎儿被诊断有唐氏综合症或其他遗传病时,她们是否有权利终止妊娠?

  当一个女人被强奸了,她们是否有不生下强奸犯孩子的权利?

  当没有做好准备、没有经济能力抚养孩子时,她们有没有权利选择暂时不要孩子?

  《奇葩说》里,黄执中说过一句话:“完美的人生,就是时时刻刻,永远都尽可能地保有最多的选择权。”

  我们并不奢求给我们的后代女孩一个完美的世界,但是我们能不能给她们一个更好的世界。

  以前,女性连选择离婚的权利都没有,经过艰难的努力和争取,女性终于可以主动离婚了。

  我们并不鼓励离婚,只是,当婚姻不幸福,甚至使人痛苦的时候,她们有没有权利主动离开?

  同样,我们并不鼓励堕胎,只是,在自己没有准备好,在孩子不是因期待而来的时候,她们有没有权利不要孩子?

  “堕胎不是好事,但是没有选择一定是最坏的事。”

  艰难的道路

  阿拉巴马州法案最终是否会真的实施,我们不知道。就在一年前的5月,爱尔兰刚刚推翻堕胎禁令。

  为了这一天,爱尔兰人奋斗了二十多年。

  今年4月,韩国判定已存在66年的“堕胎罪”违反宪法。

  在一些国家,堕胎合法化道路仍然走得异常艰难。但我们也知道,很多人还在努力着,为女性争取自由的权利。

  这条路,很长,也很难。

  我们希望:

  有一天,她可以选择读到硕士还是博士,而不是中学毕业就被迫嫁人;

  有一天,她可以选择成年后结婚还是不结婚,没有人说哪一种人生更好;

  有一天,她怀孕了,可以选择生下来,或是不生,法律不能轻易认定哪一种是有罪的。

医院简介

更多

广州新世纪白癜风防治研究院隶属于新世纪医疗门诊部,是一家以白癜风为研究、治疗对象的专业机构,集白癜风预防、临床、科研一体,是我国专门从事[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