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白癜风部位 >

“我疯了才让孩子去当儿科医生!” 

   “儿科不会消失,

  消失的是从公立医院逃往私立医院的儿科医生。

  谁不喜欢受尊重,又能有高薪呢?

  所以,以后的家长要担心的,

  是钱包和保险的问题。”

  ——匿名医生

  大型真人秀现场

  《医生去哪儿了》

  暑假了,连带着魔都所有带“儿”字的科室,也一起“炸”了。

  整整半个多月的时间里:

  上海儿童医学中心门诊总量,每天都在7000人次的边缘试探。

  复旦大学附属儿科医院门诊总量,最高记录突破了9000人次。

  候诊室常常要等4个小时,连等电梯的队伍都能排一两百米。

  这样的状况,让每天从早上7点开始连轴转的儿科医生们,都纷纷表示不行了。

timg (5).jpg

  医院也很急,为了应对涌入的人流,陆续启动了一系列高峰应急措施:

  开放更多号源,延长出诊时间,增加班次安排,扩大就诊区域。

  可不管措施怎么变,儿科医生的超负荷状况始终没有解决。

  反而因为措施推行,雪上加霜。

  面对动不动就上四位数的患儿,医生的数量维持在可怜的两位数。

  白天挂号的普通门诊,要看到晚上十一二点才能看完。

  期间,吃饭、喝水、上厕所,恨不得以秒计算。

  △儿科医生通宵之后连轴转,写病历写到睡着

  “战况”太过惨烈,连业外人士都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吐槽应急方案。

  还有更多的人在问,儿科医生为什么那么少?

  他们都去哪儿了呢?

  不做儿科医生

  有成千上百条理由

  儿科医生短缺的问题,其实并不是现在才开始的。

  从1999年到2015年,整整15年的时间里,我国儿科医生只增加了5000人。

  当每433个成年人能配比到一位医生时,每1803个儿童只能匹配到一位儿科医生。

  △我国儿童和医师的配比,只有0.55。而在发达国家,仅在2014年,这个数据就达到了0.85-1.3

  事实上,每年我们有80万医学毕业生,有2.2万人成功当上了医生。

  但只有300人会选择去儿科。

  在更多毕业生心里,金眼科,银外科,打死不去小儿科。

  无论是他们自己亲身体会的,还是别人的经历,都在给他们的理想泼冷水。

  工资少,事情多,吃力又不讨好让他们对儿科望而却步。

  为了缓解现状,卫计委曾出台了降分录取的政策,可选填的人依然寥寥无几。

  “我疯了才让孩子当儿科医生。”

  “天天都在通宵,所以医生猝死的太多了。”

  “理想不能当饭吃啊,我只希望孩子过得好。”

  “医生现在都是高危行业了,真的怕了。”

  这个曾经被视作自带光环的职业,如今竟成了让人避之不及的深坑。

  在“新鲜血液”供给不足的同时,行医多年的老医生也在渐渐流失。

  想要辞职和犹豫不决的比例,已经超过了50%。

  在就诊环境上,儿科绝对算不上好。

  因为儿童吵闹和哭喊,诊室的分贝都高于85,而75是人类听觉舒适的极限。

  一天下来,医生们常常耳鸣头痛,心情烦躁。

  别看诊室分贝不小,儿科的别称,却是哑巴科。

  因为儿童不会描述自己的病情,而跟来的家长团,往往问不出个所以然,或七嘴八舌,压根不听医生的话。

  只能靠医生仔仔细细地诊断,格外耗费时间和精力,导致有上班,没下班。

  △常见的家长包围医生

  但医生最怕的,不是永无止境的加班,而是家长的暴力相待。

  在2018年的白皮书中,有66%的医生,遭受过不同程度的暴力冲突。

  全国范围内,每所医院每年平均要发生27起暴力伤医事件。

  儿科尤甚。

  有时候一针没见血,就可能招致耳光和辱骂。

  不管做什么诊断结果,进行什么治疗,都可能轻则骂街,重则动手。

  儿科诊室常见暴力发言,包括却不仅限于:

  “我就这一个孩子!”

  “这都治不好,你配当医生吗?!”

  “我孩子有个好歹,你别想好过!”

  有人会说,父母爱子心切,难免口不择言。

  但T酱觉得不是的,这是一个人素质和恶意的体现。

  2015年,上海一个儿科医生的朋友圈,让很多人落下了眼泪。

  在超负荷问诊后,她真的饿了,想见缝插针去吃口饭,但家长吼她:“你没吃饭关我屁事!”

  同样的事情,换做懂得尊重,和有同理心的人,会怎么做呢?

  答案不言而喻。

  更让人心寒的是,被打被骂,都只能算小case。

  儿科医生,或者说医生这个行业,已经成了真正的“要你命”。

  还记得青年医生李宝华吗?

  2016年,他在值了一夜的班后,被一位患儿的父亲连砍27刀身亡。凶手还对医院的抢救百般阻挠。

  而行凶的动机,是罹患先天疾病的患儿病逝,凶手认为治不好,是李宝华的错。

  同年,一个5个月大,患有重症肺炎的婴儿,因抢救无效死亡。

  家属集结十多人,打砸医院,甚至殴打一名身怀六甲的护士,边打边喊:“我孩子没了,你的孩子也要一起陪葬!”

  对想要进入儿科领域的人来说,最可怕的,还有牵连家人。

  湖南一个患儿的家属,因为记恨医生,跟踪医生的孩子上下学。最后在孩子上学途中,连捅13刀。

  这些儿科医生,日夜不休地挽救着别人孩子的生命,可到头来,他们保不住自己的孩子。

  每个病人和家属,都希望自己的医生是华佗再世,可讽刺的是,华佗是第一个被医闹杀死的医生。

  就像一句话所说的那样,在外科看病,你只需要面对一个大人;而在儿科看病,你面对的是一个儿童和一群大人。

  常会有人觉得,这是儿科医生应该承受的,因为他们一定工资高,还拿红包。

  现实是,儿科医生的工作量平均是非儿科医生的1.68倍,但收入只有他们的四分之三。

  36%的儿科医生税前收入在3000元以下,76%在5000元以下,收入在5000元以上的比例仅为24%。

  2018年,禽流感席卷全球的时候。

  美国医生每天看30个流感病人,上一周白班,拿着一周的休假和近12万美金的月薪,还抱怨累。

  中国医生呢?

  每天看上百,甚至几百个孩子,拿着2500块的月薪,操着12万美金的心。

  不仅仅是收入和医患关系恶劣,职业前景竟也开始成为儿科医生流失的主要原因之一。

  《人间世2》中,在新华医院小儿急危重症科室成立以来的四年里,就有五名医生陆续离职。

  当“男神医生”老张也递交辞呈时,同事们的脸上,露出了迷茫和无可奈何。

  尽管老张“能上呼吸机,能做气管镜,能做血液净化,能做ECMO,能搞血浆置换。”

  但是医院晋升需要极高的学历,刻板的体制导致全能但只有本科的他,在未来无路可走。

  这个需要经验的行业,也在变得学术。

  不要让他们等待太久

  只有在“医慌”沸沸扬扬的现在,很多人才终于恍然,医生们是人不是神。

  他们有家庭,有喜怒哀乐,需要花钱,也需要吃饭喝水。

  对医生群体长久的苛责和误解,终于结成了现在的恶果。

  我们开始指责医闹,呼唤提高医生薪资,想尽了各种办法,挽救老无所医。

  但大楼坍塌,只需一秒,重建一座,却需要几代人的努力了。

  还好,这个世界醒悟得够快,没有让这个行业等太久。

  有父母鼓励孩子投身这份事业,为了爱和感恩。

  有人谅解医生犯下的无心之失,并希望他们一切都好。

  越来越多的人,设身处地地为医生们着想和辩解。

  希望,善意和理解,终会覆盖这场寒冬。

  家长们可以在日后,再度骄傲地宣称:我的孩子,是个医生。

医院简介

更多

广州新世纪白癜风防治研究院隶属于新世纪医疗门诊部,是一家以白癜风为研究、治疗对象的专业机构,集白癜风预防、临床、科研一体,是我国专门从事[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