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白癜风人群 >

北京25种药品平均降价52% 部分抗癌药降价七成

   《北京市落实国家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工作实施方案》日前发布,2019年3月23日起,本市全面执行国家试点结果和配套政策,25种国家集中采购中选产品将大幅降价,平均降价幅度52%。

  据了解,去年年底,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工作正式启动。选择北京、天津、上海、重庆和沈阳、大连、厦门、广州、深圳、成都、西安11个城市作为试点,由这些地区的公立医疗机构作为集中采购主体,组成采购联盟,形成规模团购效应,降低药价,减轻患者药费负担。去年12月,11个试点城市药品集中采购正式中选结果发布,共有25个药品中选,其中通过一致性评价的仿制药有22种,原研药有3种,中选价平均降幅52%,最大降幅超过90%。今年1月,《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方案》正式发布,政策进入落地实施阶段。

北京25种药品平均降价52% 部分抗癌药降价七成

超20省区药品降价正逐步落地 患者药费负担打折

  此次本市印发的《北京市落实国家药品集中采购和使用试点工作实施方案》明确,本市所有公立医疗机构作为药品集中采购主体,严格按要求参加试点工作,完成承诺采购数量。同时鼓励其他医疗机构积极参与。

  本市执行国家试点确定的药品范围,将中选药品统一挂网,统一调价,带量采购。其他纳入国家试点范围内的药品,经价格联动或集团谈判,对于价格适宜的挂网品种可作为中选药品的补充进行采购销售。

  参照历史采购情况,充分考虑各级各类医疗机构用药结构特点和有利于建立分级诊疗制度等因素,将国家试点中选药品本市承诺采购数量任务分级分类分解至各区、各医疗机构。医疗机构、中选生产企业和配送企业签订带量采购协议,明确各方权利义务,确保完成数量任务。北京市药品阳光采购平台及时更新中选药品信息,做好与现行网上采购药品的衔接,定期公示医疗机构采购、使用中选药品情况。

  市医保局要求,公立医疗机构按照分配的采购任务配备和合理使用中选药品,切实保证用量,进一步降低群众药费负担。医疗机构要畅通进院渠道,将中选药品及时纳入本机构药品处方集和基本用药供应目录,优化用药结构,优先使用中选药品,将中选药品使用情况纳入医疗机构和医务人员绩效考核,不得以费用控制、药占比、医院用药品种规格数量等为由限制使用。

  使用集中采购中选药品,将降低患者的用药负担。一方面,对通用名属于《北京市基本医疗保险、工伤保险和生育保险药品目录(2017年版)》的中选药品,以集中采购中选价作为支付标准,参保人员的自付比例不变;价格高于中选价格的同通用名未中选药品,适当提高本市城镇职工基本医疗保险和城乡居民基本医疗保险参保人员的个人负担比例;价格低于中选价格的同通用名未中选药品,以其实际价格作为该通用名药品的支付标准,参保人员的自付比例不变。另一方面,在总额预算基础上,完善激励约束机制,鼓励医疗机构使用中选药品,引导合理用药,减轻患者药费负担。

  昂贵药价让多数患者望而却步

  3月19日上午,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的乳腺科候诊大厅里挤满了前来看病的患者,正在候诊大厅复诊的50岁张晓芬(化名)就是其中一员。

  “2016年年底在老家体检,医生确诊我患了乳腺癌,这对我们每月仅拿3000多元工资的家庭来说简直是晴天霹雳。”张晓芬告诉记者,在确诊之后她上网查了3天的资料,不少网友晒出的药费单让她对治疗心灰意冷。

  “动辄就是10多万元的药费,有一些自费药甚至高达40多万元,感觉生活都没有了奔头。” 张晓芬说。

  “虽然花费高,但病还是要治啊!”陪同张晓芬复查的家人告诉记者,从确诊到决定来北京寻医,他们思考了3天,尽管对尚未确定的高额医药费账单充满着的不安和恐惧,但让张晓芬活下去的迫切愿望成为驱动一家人到京就医的重要动力。

  “初期的治疗费用还算能够接受,但我本身是HER2(重要的乳腺癌预后判断因子)阳性,需要接受赫赛汀(曲妥珠单抗)治疗,一针23000元的价格真的是让我们全家望而却步。” 拿着HER2化验结果的张晓芬快速算了一下治疗花费,体重未超过60公斤,按照一次一支来计算,17次治疗方案的花费高达近40万元。

  “对于很多肿瘤患者来说,都指望着新药救命,但往往新药价格昂贵,也不在医保目录上,让不少患者失去了抗癌的信心。”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乳腺科住院处的护士告诉记者,作为一名肿瘤科护士,她见过很多家庭因病陷入困境。

  国家癌症中心统计数据显示,2014年全国新发恶性肿瘤病例约380.4万例,死亡病例229.6万例。也就是说,平均每分钟有7人被确诊为癌症,4人因癌症死亡。

  癌症防治难度大、疾病负担重,已成为严重危害人类健康的重大公共卫生问题之一。

  抗癌药进医保后需求剧增

  面对高昂的医药费,张晓芬一度准备放弃治疗。这时,一条消息传来,让她重燃了对生的希望。

  2017年7月,国家将赫赛汀降价纳入医保,单支价格降为7600元,医保可再报销60%。一支药品的价格从23000元降至2960元,这让普通家庭的患者也能支付得起。

  除了赫赛汀的大幅降价让更多的乳腺癌患者获得生存下去的机会,2018年11月,阿扎胞苷、奥西替尼、阿昔替尼、安罗替尼等17种降价抗癌药品纳入医保目录。在经过和药企的价格谈判后,这17种药品相较于原来的零售价格有大幅降低,再加上报销的部分,平均降幅超过50%。

  “心里的负担突然放下了,感觉自己还能多生存几年!”张晓芬说。

  伴随着药物价格的下降,药物需求量开始呈攀升趋势。2018年5月,赫赛汀出现持续性断货,同为乳腺癌患者的河北梅女士就经历了此次“药荒”。

  “我们当地只有一家医院有赫赛汀,医生不给我开药,说是供应紧张,在这家医院做手术的病人都不够用。”梅女士告诉记者,平时省吃俭用前期治疗已经花了不少钱,现在没有药更令人着急。

  在梅女士加入的一个患者交流群里,大家都希望这个药尽快到货。

  赫赛汀的生产商、瑞士罗氏集团在中国的合资企业上海罗氏制药有限公司的工作人员表示,自赫赛汀价格下降以来,需求大增,生产厂商还未来得及调整产能,因此出现供货不及的情况。

  赫赛汀缺药现象并不是个例,不少纳入医保的抗癌药物都面临着患者“难买、用不上”的困境。对此,2018年,国家医保局会同人社部、国家卫健委联合发文,明确谈判抗癌药的费用不纳入当年医保总额控制范围,要求各地不得以费用总额控制、药占比和医疗机构基本用药目录等为由,影响谈判抗癌药的供应和使用。此举破除了谈判抗癌药“进院难”“开药难”等障碍,有力解决了抗癌药进医院“最后一公里”的问题。

  本月,“4+7”带量采购试点进入落地阶段。在多重因素影响下,一些高价抗癌药价格下调幅度超过70%。

  早诊早治可降低

  癌症发病率和死亡率

  “随着我国医保体系的逐步完善,抗癌药降价的推动力度也在不断提升。包括减税、降价等在内的措施,对加速抗癌药整体价格下降以及加快进入医保有很大的帮助作用。”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妇瘤科主任,北京协和医学院妇产科学系副主任、博士生导师吴令英认为,抗癌药降价是减少患者因病致贫、因病返贫的重要手段。

  截至2018年底,全国有802家三级综合医院和肿瘤专科医院采购了国家医保谈判抗癌药,其中采购4种以上的医院达到259家,努力满足癌症患者的用药需求。

  在国家药品监督管理局局长焦红看来,采取早期预防、早期筛查、早期治疗等防治措施,对于降低癌症的发病和死亡具有显著的效果。在提高药品可及性的同时,做好预防与治疗工作也至关重要。

  国家卫健委副主任李斌介绍,通过中央财政支持,我国开展了农村高发地区、淮河流域、部分城市癌症筛查和早诊早治工作,以及农村妇女“两癌”筛查,取得显著成效。目前,项目地区癌症早诊率超过80%,治疗率达到90%,筛查人群的癌症死亡率降低46%,早期病例诊疗费用较中晚期节省近70%。

  此外,焦红还建议,组建国家癌症防治领导小组,协调相关部门合力支持,并完善考核机制将癌症防治重要指标与地方政绩挂钩。

医院简介

更多

广州新世纪白癜风防治研究院隶属于新世纪医疗门诊部,是一家以白癜风为研究、治疗对象的专业机构,集白癜风预防、临床、科研一体,是我国专门从事[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