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白癜风病因 >

约翰霍普金斯大学:特朗普当选总统导致更多美国拉丁裔女性早产 

   美国公卫学家在研究2017年美国生育数据时发现一个特殊的现象,这一年美国拉丁裔孕妇早产率大幅上升,其中2月和7月的早产率达到了峰值。把两者向回推算,不利因素都指向同一个月——2016年11月,正好是特朗普当选美国总统的日子。

  在这项7月19日发表于《美国网络医学会公开杂志》(JAMA NETWORK OPEN)的小型研究中,来自约翰霍普金斯大学公共卫生学院的学校人口、家庭和生殖健康系副教授Alison Gemmill博士介绍,早产是指婴儿在妊娠37周前出生,可能存在多种负面健康后果,如婴儿期死亡风险以及后期发育问题等。在3300万名活产婴儿中,拉丁裔女性早产的数量超过了2337例,比预期上升了3.5%。

timg (4).jpg

  Gemmill最初发现,2017年1月至8月期间与2015年9月至2016年7月期间相比,纽约市拉丁裔妇女的早产率略有上升,她决定在更高一级层面关注这个问题。她调查了美国疾控中心的数据库,该数据库涵盖了美国所有的活产情况,由这个数据综合推算出2016年11月起拉丁裔妇女早产的预期值,再与实际早产数字进行比较。

  结果发现,拉丁裔妇女男婴和女婴早产率分别为11.0%和9.6%,而其他妇女为10.2%和9.3%;相比预期的36288名男婴早产,实际数字增加了1342名;相比预期30687名女婴早产则增加了995名。并且,2017年的2月和7月为婴儿早产率的峰值,这些峰值将对应于选举前后怀孕的婴儿(即出生于2017年7月)或妊娠中期(即出生于2017年2月),这表明在选举时怀孕或妊娠中期的胎儿更容易受到母亲压力的影响。

  此外,Gemmill推测,2017年1月与移民有关的行政命令的颁布和随后通过,可能给拉丁裔妇女带来了与选举同等或更多的压力。如果是这样,2月和7月峰值所代表的关键时期将分别对应于妊娠晚期和妊娠中期。

  Gemmill分析,2016年的总统当选,带来了大规模驱逐性的竞选承诺和政策倒退,比如DACA暂缓遣返无身份儿童计划的推迟,对拉丁裔和他们的新生儿健康产生了负面影响,而孕妇的压力正是导致早产的重要不利因素。多个研究表明,急性应激源可能通过全身炎症升高、免疫失调、母体和胎儿皮质醇水平升高以及胎盘产生促肾上腺皮质激素释放激素等途径,导致早产风险升高。

  移民压力和较差的心理健康水平,以及拉丁裔成年人收缩压和脉压(收缩压和舒张压的差值)较高存在关联,这也是早产的已知危险因素。反移民政策和行动会给移民妇女带来压力,降低她们寻求产前护理的可能性。另一项研究发现,受到移民政策影响的拉丁裔女性低体重出生儿概率高于其他妇女24%。

  另外,尽管大多数美国的拉丁美洲人是美国公民或者有证件的移民,不会受到政策的威胁,但他们的亲戚好友可能受到这些政策的影响。将近一半的美国出生的拉丁美洲人和三分之二的拉丁美洲移民报告说,他们担心家人或好友可能会被驱逐出境。

  Gemmill说,即使是与健康无关的政府政策,也会影响人们的健康,值得注意的是,美国总统选举以及其带来的政策转变似乎已经影响了人们的健康,未来的研究中,应该更精确地确定政策和政府信息对人口健康结果产生负面影响的机制。

医院简介

更多

广州新世纪白癜风防治研究院隶属于新世纪医疗门诊部,是一家以白癜风为研究、治疗对象的专业机构,集白癜风预防、临床、科研一体,是我国专门从事[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