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白癜风护理 >

从奶粉到疫苗,你的孩子经常接触有毒的“铝”吗?

   为了儿童健康,我们可能会买更贵的有机食品、环保涂料、空气净化器,但有一项危险可能被我们所忽视,就是日常生活中常见的“铝制品”。据MedicineNews网站12月10日报道指出,铝虽十分常用,但并不是一种无害元素,除了食品用的铝箔以及听装饮料外,我们每天还可能接触各种来源的铝。

  英国基尔大学的Chris Exley教授介绍,铝是地壳中最丰富的元素,自19世纪80年代化学家开发出铝的冶炼工艺后,铝成为了现代生活的必需品,同时也进入了人体系统,成为了人类的一部分。铝的慢性毒性与年龄和性别有关,其中围产期以及一岁婴儿尤其值得关注,病理影响可能持续到成年阶段。

  Exley介绍,配方奶粉是婴儿铝摄入的重要途径之一。他对15个主要配方品牌铝含量做测定发现,每升配方奶粉中的铝含量在200至700微克之间,比母乳中的铝含量高10至40倍。一个六个月大的健康儿童体重约7.9公斤,那么他每天摄入奶粉中的铝可能高达600微克,可吸收80微克的铝,远远超过美国FDA推荐的安全剂量(每千克体重每天4至5微克)。

400 300-15.jpg

  早产儿比普通婴儿更容易受到铝的影响。在美国,每10个婴儿中就有一个是早产,自2015年起早产率还在逐年上升。这些儿童由于胃肠系统不成熟,通常需要肠胃外给药,有时要连续几周。这些胃肠外营养溶液中的铝隐患同样未被解决。更糟糕的是,这些早产儿出院后又要摄入含铝的配方奶粉。

  Exley说,FDA的铝摄入标准是按照成年人的标准制定的。婴儿特别是早产儿比成年人更脆弱,容易受到铝毒性的影响:婴儿的血脑屏障更容易被药物或毒素穿透破坏;婴儿胃肠道自我保护机制弱,铝会破坏肠道内环境,这是导致炎症性肠病风险上升的原因之一;肾脏是人体排泄铝的器官,由于婴儿肾脏功能不成熟,“铝积聚”不可避免。即使是为成年人使用肠营养溶液,也可能有30%—60%的铝没有排泄出来,最终会逐渐在骨骼和大脑、肝脏、肾脏等组织中蓄积。

  在以上种种机制作用下,早期接触高浓度铝的儿童易于受到疾病感染,尿毒症、骨骼疾病、神经系统疾病等疾病风险较高。有一项跟踪早产儿进入青春期15年的研究发现,接触过胃肠外铝制剂的青少年腰椎和髋部骨量减少,这是晚期髋部骨折和骨质疏松症的危险因素。

  疫苗中的铝佐剂同样不可忽视,一至两个月的婴儿在一次疫苗常规注射中可能摄取1225微克的铝,而到了18个月则会摄取4925微克;在新生儿常用的维生素K注射液中也含有铝,在产品说明书上已标注“可能含有铝,早产儿风险更高”,但这通常又是一种早产儿的常规用药。

  目前,监管者和制造商普遍将配方奶粉、肠营养溶液、疫苗或是其他产品铝含量定义为安全范围,并没有视其为一种威胁。但在Exley看来,铝的安全风险不容忽视,与其相关的人类神经病理学机制也需要更进一步研究,不仅是新生儿,包括儿童和老人,控制铝含量将有利于预防各类流行病增加,特别是老年神经退行性疾病。比如,阿尔茨海默病发病率逐年增高,这很可能是“铝时代”带来的后果之一。鉴于铝制品在我们生活中普及度与日增高,对铝的可用性和可承受性作进一步的评估,将对我们特别是儿童和婴儿健康很有必要。

医院简介

更多

广州新世纪白癜风防治研究院隶属于新世纪医疗门诊部,是一家以白癜风为研究、治疗对象的专业机构,集白癜风预防、临床、科研一体,是我国专门从事[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