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康复案例 >

在“保鲜膜”上起舞的柳叶刀 

   中午一点,首都医科大学附属北京世纪坛医院腹膜肿瘤外科的李雁主任,仍然在继续着上午的门诊,尽管此时早已到了休息的时间。

  广州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接近两点,四十个门诊号终于看完了,还没吃午饭的李雁接到了手术室打来的电话一台手术还在等着他,他必须得尽快过去。

  广州治疗白癜风专科医院。在北京世纪坛医院,这个不吃午饭的专家,曾经创造过上午八点到下午四点,连续八小时看诊时间最高纪录。

  一台腹膜癌手术的平均时长在10到12个小时,最长的手术甚至超过20小时。

400 300-18.jpg

  与很多癌症相比,腹膜癌似乎并不常见,大多数人甚至认为这是一种新发现的癌症。但事实上,这是一种长期存在,且发病率持续上升的癌症。

  之所以是无人敢触碰的禁区,原因很简单,因为这种病太难治,死亡率基本上是百分之百。

  在腹膜癌病人中,少部分为原发,大部分是胃癌、结直肠癌、卵巢癌等癌症转移至腹膜而来。也正是因为这样,中国在很长时间里甚至没有“腹膜癌”这一说法,直到现在,一些主流看法仍然把腹膜癌视为某些癌症的晚期或者终末期表现。所采取的治疗手段也通常是保守治疗,即使是外科干预,也仅仅是姑息性手术,不主张积极治疗。

  来自宁夏的这位女患者,因为一直病因无法查明,只能长时间靠吃止疼药来缓解强烈的疼痛。

  郭守玉,28岁,这个来复查的年轻人患病前刚刚提干,是一名大有前途的飞机设计师。患病的那一年他本来是要结婚的。

  找到一个能救命的医生,对于这些身患绝症的人来说,绝对是真正的生命转折点。

  尽管每天都面对着这样的泪水,但这位患者却让李雁有些痛心,因为她是自己的同行,一位退休的妇科医生。59岁的陈茹来自甘肃,为了看病,她和女儿已经奔波了两年了。

  北京世纪坛医院的腹膜肿瘤外科是李雁在2015年创建的,也是中国第一个腹膜肿瘤专科。由此,我们似乎能理解,为什么有那么多腹膜癌患者走投无路。因为,这个领域,在相当长时间里,真的可以用“空白”来形容。

  目前,国内有关腹膜癌的研究论文、著作,90%都出自李雁之手。而这位闫先生尽管没有任何医学知识,但为了妻子的病,他还是把这本专业书籍看完了。

  平时都早早到手术室的李雁,今天竟然迟到了,因为他刚刚去看了一个突然而至的急诊病人。

  面对这样的突发情况,医生们别无选择只能连续作战,但这不是短时间内就能完成的普通外科手术,而是被称作在“保鲜膜”上操作的腹膜癌手术。腹膜包裹着腹腔内的大部分器官,其组织形态又薄又韧,如同保鲜膜一般。要想在“保鲜膜”上做手术,需要格外小心,稍有不慎就会伤及无辜器官,这样的手术用“抽丝剥茧”形容,一点都不过分。

  下午三点半,这台手术的重要部分完成。

  与此同时,从内蒙古通辽打120过来的急诊病人也即进入手术室,这位69岁的老人,几天前刚经历了一次“开关”手术。

  为了挽救这位已经十几天不吃不排、岌岌可危的老母亲,兄妹几个叫了辆救护车,从通辽出发,历经了十个小时、行程七百多公里,在凌晨两点半的时候,赶到了北京世纪坛医院。

  刚下一台手术的李雁,此时又要“上战场”了。

  一打开腹腔,李雁就感到情况比想象中要复杂的多。

  因为这位患者的腹腔里已经出现了感染,多处化脓,如果不把这些脓性的东西赶紧清理出来,一旦流入血液,就会产生更加严重的中毒症状。

  更糟糕的情况,是最大的肿瘤所在的位置,不仅占据了关键的血管,同时还牢牢粘连住其它的器官。

  此时,时间已经到了晚上的七点。

  助手们可以轮替去吃晚饭,而李雁呢?

  终于,这个几乎致命的大肿瘤被取出来了。

  手术最重要的部分完成,已经接近晚上十点,至此李雁已经在手术室里站了十二个小时。

  早上七点,坐了一夜火车的退休医生陈茹和女儿雯雯,按照和李雁主任的约定,再次来到北京,像这样的奔波,两年的时间,早已让她们习以为常,同时略感疲惫。从2018年1月,发现胸腔积液开始,生活就再也没有平静过了。

医院简介

更多

广州新世纪白癜风防治研究院隶属于新世纪医疗门诊部,是一家以白癜风为研究、治疗对象的专业机构,集白癜风预防、临床、科研一体,是我国专门从事[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