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白癜风偏方 >

网上买的神仙水可能是从马桶边炮制的 警惕化妆品销售陷阱

   SKⅡ护肤品系列是受人青睐的护肤品牌,其中广受好评的一款化妆水更是被称为“神仙水”。然而,不少人由于SKⅡ售价昂贵,选择在网上购买价格相对便宜的“海淘”或者“专柜货”,殊不知价廉同样物美吗?

  2018年年底,南京地铁警方在南京市公安局食药环支队的指导下,根据相关线索顺藤摸瓜,一举抓获了一个在某网络平台专门售卖SKⅡ护肤品的犯罪团伙,涉案金额达上千万元。

  网上买的“神仙水”好像有点不一样?

  今年34岁的某地铁员工吴先生是“资深”的SKⅡ用户,可是因为SKⅡ价格比较高,偶尔他也会在淘宝上买一些“专柜货”。

网上买的神仙水可能是从马桶边炮制的 警惕化妆品销售陷阱

央视曝光天猫国际售假!"支持专柜验货"骗了多少人?

  2018年10月25日,他打开了一瓶之前在网上购买的“神仙水”:“闻着味道就跟我以前用的正品有点不一样,因为我用得比较多,所以很确定。”再试着用了用,感觉还是不对劲。

  满腹狐疑的吴先生拿着这瓶SKⅡ到商场专柜验货后,柜台小姐经过仔细查看并问明购买渠道后,委婉地表示他可能买到了假货。“虽然网上买的肯定比专柜1600多元的便宜,那好歹也掏了将近1000块钱呢。”吴先生越想越生气,便报了警。

  制售团伙逐渐清晰

  警方张开大网

  地铁警方接警后将吴先生提供的SKⅡ拿到化妆品生产厂家进行鉴定后确定为假货,随即对该淘宝网店进行侦查。

  随后,锁定了该网店卖家为天津的张某。

  12月的天津,民警在冒着严寒的蹲守和跟踪过程中,发现张某和妻子佘某居住在天津某小区内,两人除了开网店之外没有其他工作。但夫妻俩除了居住地之外,还频繁出入同小区的另外一套房子,且这套房子里除了张某、佘某,每天还有另外四名人员定时出入,如同上下班一般。

  同时民警还发现张某有一次伙同他人用面包车拖了一大箱货品回家,经了解,全部为化妆品的空瓶。

  一个生产销售假冒伪劣化妆品团伙的轮廓逐渐清晰,相关的产品还销往位于成都和南京的两个实体店。

  2018年12月18日,警方在天津、南京、成都三地同时展开抓捕行动,将这个犯罪团伙的主要成员一举抓获。

  涉案金额为一千余万元

  在天津某小区的一座公寓楼里,邻居们没人知道,从2017年到2018年年底,位于9楼的一家住户里正夜以继日地炮制着数以万瓶计的“神仙水”。

  在这个从门外看起来普普通通的三室一厅,从客厅到卧室甚至洗手间,都是对假冒“神仙水”和其他SKⅡ相关产品进行包装的工厂,一筐筐的“神仙水”就摆放在淋浴喷头甚至马桶的旁边,而阁楼上则是制造假冒伪劣产品的真正“车间”。标注着名称的“丙二醇”、“乳化剂”、纯净水等原料被放置在一个个白色油桶甚至敞开的铁桶里,而他们经过这个犯罪团伙的主犯张某、佘某的调配,通过混合稀释,灌装到一个又一个被回收的SKⅡ空瓶里。经过包装,它们会摇身变成网络购物平台上的“国内专柜六三折代购”的所谓“正品”,源源不断地流向无数爱美人士的手中。

  据张某交代,从2017年到2018年年底,他们“生产”的“神仙水”、“小灯泡”等系列产品主要销往青岛、成都等网上卖家,涉案金额为一千余万元。

  夫妻联手开黑店

  张某,男,35岁,天津人,2012年开始和妻子佘某一起在淘宝开网店,卖卖服装、食品、化妆品等。

  2017年秋天,两人在网络上发现有卖假SKⅡ和化妆品空瓶的电话,张某和佘某一合计便开始了“神仙水”的炮制。

  根据丈夫张某的交代,他们只生产SKⅡ系列产品中的“神仙水”、“小灯泡”等固定四五种产品,因为“已经研究出了固定的加工过程”。

  在“研究成功”后,夫妻俩从网上大量购买化妆品空瓶和包装盒,并在天津当地印刷厂购买透明贴和中文标贴,将空瓶清洗后进行灌装、封口、打码、装盒,一瓶又一瓶的“神仙水”就这样新鲜出炉了。

  没过两个月,两口子就感觉业务量很大,“忙不过来”,于是分别请来了佘某的舅舅和张某的两个远房亲戚,又从劳务市场里雇了一个打工人员,并按照不同的工种发工资。一个SKⅡ造假窝点就这样形成了,而“核心业务”调配则始终掌握在张某、佘某手中。

  张某表示,为了确保自己的研发靠谱,他还特地买来正品,比对甚至混合过。“价格不能标得太低,要不然看起来就太假了,”张某说起自己的生意经头头是道,“空瓶子这些垃圾也要收好,不能让快递员这些外人看到。”

  目前,张某和团伙共八名成员全部被逮捕,佘某因处于哺乳期被取保候审。本案正在进一步办理中。

  化妆品消费“陷阱”: 造假仿冒成本低 售后维权取证难

  化妆品的“坑”

  市场大,造假、仿冒成本低。

  “其一,化妆品的制造成本在售价中的占比并不算高,因而即便是与大牌完全相同的质量,由于造假者在市场、销售方面的成本较低,也可以实现较低的成本。”武庆斌解释,其二是造假者对品牌的责任感极低,因而不担心品牌“做烂”,“以次充好,降低产品原料质量或生产标准等一切能节约成本的手段都有吸引力,都有可能去利用。”

  以面膜为例,这是相对来说最简单、最容易制作的护肤品,也是近年来化妆品市场上最受宠的品类之一。

  据英敏特数据,2017年中国面膜市场规模达500亿元。北亚洲地区是面膜的核心市场,中国大陆市场占有率最大,2017年中国大陆市场面膜销量占据全球28%的份额。且中国面膜消费普及率(45%)远不及日韩(65%~70%),如与韩国比肩,国内面膜市场可超千亿。

  面膜的制作“用无纺布之类的面膜布,用加了活性物的精华液浸润就行。精华液的主要成分是水,一般会加上防腐剂、功效成分、增稠剂、有机溶剂之类的辅助成分。比如最常见的功效剂活性物就是透明质酸、也就是大家会说的玻尿酸。”

  而商家添加的天花乱坠、不辨真假、对普通消费者非常不友好的营销概念, “类似活酵母、酵素其实都是看上去高大上,实际上都不太科学。活酵母本质上是一种真菌,是具有生物活性的微生物,是不能添加在面膜里的,因为它会在你脸上形成一个细菌的培养基。”中国医学科学院皮肤病医院主治医师李志量在接受记者采访时表示:“实际上商家添加的是活酵母的代谢产物,其作用机理并不是很清楚,大多只是商家销售产品时利用的概念。”

  面膜唯一确定的、有共识的、最有效的作用是“湿润皮肤”,即所谓的“补水”。

  对于包括面膜在内的护肤品来说,添加的功效剂量一般有两个指标,“一是宣称级别,一是起效级别。”武庆斌举例解释,比如有确定抑菌抗痘作用的某某酸,若临床实验证明添加0.5%以上就会有抑菌抗痘的作用,0.5%就是起效级别的剂量;但商家即便只添加了0.01%,也可以宣称自己的产品添加了该成分,进而引用该成分有抑菌抗痘作用的说法,来放入宣传材料中。这个0.01%就叫宣称级别的剂量,很难产生真正的功效,但同样会混淆视听,加大消费者判断的难度。

  与此同时,添加功效剂的多少和品质也是面膜质量的关键。

  渠道的“套路”

  渠道的坑,没有线上线下之分。

  随着线上购物市场的快速增长,“假货维权”一事早已不限于门店,亦成为电商平台的一大痛点。特别是在各大电商平台“造节”之后,问题层出不穷。

  根据JDA发布的报告显示,88%的受访者在过去12个月的销售高峰期或促销期遇到过订单问题,其中最大的问题是送货延迟 (66%);超过三分之二 (69%)进行过商品退货,选择退货的消费者中,68%是由于商品质量问题,50%则由于收到的商品与期望不符。

  JDA全球行业战略副总裁Patrick Viney在接受记者采访时指出,2018年在消费者体验方面,退货率持续走高,“在双十一这样的购物节,消费者的用户体验在近年来并没有很大改观,消费者在退货方面仍然倍感受挫。”

  对于购买化妆品来说,售后的维权还有其他诸多障碍。

医院简介

更多

广州新世纪白癜风防治研究院隶属于新世纪医疗门诊部,是一家以白癜风为研究、治疗对象的专业机构,集白癜风预防、临床、科研一体,是我国专门从事[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