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白癜风偏方 >

老兽医把自己害惨了!制偏方以毒攻毒,吞下10克“砒霜”

   砒霜、鹤顶红,是宫廷剧里最常见的“赐死”毒药,一般人躲还来不及。但有一个经验丰富的老兽医,可能是艺高人胆大,竟敢“以毒攻毒”,拿砒霜做“偏方”。但不是开给动物们,而是给自己治病!

  严格来说,老兽医并不是直接挑战砒霜,而是砒霜的“亲戚”,只是他不知道这玩意一加热,就会变成砒霜。

  他磕了多少“砒霜”呢?

timg (6).jpg

  足足10克!是正常剂量的100多倍!结果,急性砷中毒,全身多器官衰竭,差点命都没了!

  近日,深圳市第三人民医院重症肝病科和重症医学科等多学科紧密合作,联手把这个70岁的老兽医从鬼门关拉了回来。

  前一阵,70岁的陈伯左侧胸部长了巴掌大的带状疱疹。原本去医院皮肤科用些抗病毒的药物就能治,但陈伯不乐意。

  他是个老兽医,给动物看了多年的病,他觉得以自己了解的医学知识,治这个小病“小菜一碟”。

  4月24日,陈伯自配了一个“偏方”,一口气吞下了10克雄黄粉。

  不过,一旦加热,雄黄就被氧化成含有剧毒的三氧化二砷,也就是各类宫斗剧传说的“砒霜”。所以,人们也把雄黄称作是砒霜的“亲戚”。

  只要摄入0.01—0.05克砒霜就可能中毒, 每公斤体重摄入 0.76—1.95毫克的剂量就会致死。

  在服下雄黄5小时后,陈伯腹痛、腹泻、恶心、呕吐。家人急忙把他送到光明区某医院。

  听了陈伯“以毒攻毒”的招数,医生紧急给陈先生洗胃,洗出了不少雄黄。但4天后,陈伯还是出现了肝肾功能衰竭,被紧急转到重症肝病科治疗。

  “怎么会服用10克这么多的雄黄?”重症肝病科主任戴炜想不通,一般来说,雄黄的正常使用范围大约是每次0.05g—0.1g,陈伯足足用了100倍的剂量。

  他猜想,老兽医陈先生可能是以动物治疗的经验剂量来推测,用到了自己身上。

  陈伯的子女说,老父亲平时就喜欢捣鼓一些养生方子,开些中药来调理身体,根本不听儿女劝。多年来也没出什么事儿,没想到这次“栽了”。

  戴炜立刻制定了紧急治疗方案,包括口服活性炭等解毒剂;用药物来中和重金属砷;保护器官,支持治疗等。

  但陈伯依然没有脱离危险期,并迅速出现神志昏迷,呼吸、循环、骨髓、肝肾等多器官功能衰竭,病情危重。

  戴炜担心多器官功能衰竭的陈伯很可能挺不过去,第二天立即将他转到重症医学科抢救治疗。

  重症医学科(ICU)的主管医生林正豪、副教授黄佳、主治医师王智轮流守在陈伯床边,利用PICCO监测仪精准调整他的循环参数,做心电图、打B超……

  化验结果陆续回报,患者血钙报告危急值、肌钙蛋白I危急值、血小板极低,多个脏器功能衰竭。这意味着,老人病情危重,病死率极高。

  “他这个情况,死亡率在95%以上。”有着多年丰富危重症救治经验的主管医生意识到是一场“硬仗”。院领导立即组织全院多学科会诊制定治疗方案。

  “他能存活到五天已经是奇迹了,他不放弃,我们医生就不会放弃。”—— 重症医学科主任李金秀

  毒素可能还在患者体内,要继续给他洗胃、导泄、吸附处理。

  服下雄黄后的第五天,竟然还能清除出大量有雄黄气味的大便,查尿时,砷依然超100mg/L,远远超出致死剂量。同时,医生们还清除了他皮肤毛发指甲等地方的毒物残留,并使用解毒剂。

  ▲ 陈伯在接受康复治疗中

  只是解毒还不行,专家团队推测,在毒物的“攻击”下,骨髓造血功能抑制,他可能已经感染了。

  市三院利用快速确定感染病原微生物的优势,8小时就明确了患者还存在毒力很强的肺炎克雷伯菌血源性感染。

  ICU的医务人员连续72小时守在床边进行持续的体外血液净化疗法,精细化调整药物和液体等治疗措施。

  “循环稳定了!“

  “神志清楚了!”

  “可以讲话了!”

  “体温不烧了!”

  “骨髓造血功能恢复了!”

  “终于有尿了!”

  ▲ 陈大爷已经脱离危险转出ICU

  患者的每一个进步医务人员都特别欣慰,陈伯转出ICU时,总住院医师岑福兰已经连续4天没回家了。

  “一个70岁的老人服用如此大剂量的雄黄,造成急性砷中毒还能存活的情况,文献中几乎没有报道。”李金秀表示,陈伯的救治成功,是多学科紧密合作的成果,也是医生们对患者永不言弃的承诺。

  专家提醒:养生不要随意使用“偏方”、“秘方”!热爱爱养生,但一定要在合理范围内。另外有病要及时去正规医院就诊,千万不要随意使用“偏方”“秘方”,给身体造成巨大的伤害追悔莫及。

医院简介

更多

广州新世纪白癜风防治研究院隶属于新世纪医疗门诊部,是一家以白癜风为研究、治疗对象的专业机构,集白癜风预防、临床、科研一体,是我国专门从事[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