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白癜风危害 >

每 10 个孩子中就可能有 1 个遭遇过性侵 

   两年前,我站在红黄蓝幼儿园的门口,这里早就挤满了家长、记者和警察。

  国际二班的小朋友今天没有来上课,原计划的感恩节的活动取消了。

  正值放学,有家长仍然像往常一样安静等待老师把孩子送出来,也有家长站在门口大声呼吁,希望校方能给家长一个说法。园长穿着一件黑色羽绒服,仍然向往常一样,看着每一个小朋友走出校门。

  这是北京东五环外的一所私立幼儿园,附近小区的房价去年底涨到了 6 万/平方米。

1.jpg

  2017 年 11 月 23 日早上,一位国际二班家长站在学校门口接受了记者采访,向记者「还原」了她的小孩在这所幼儿园的遭遇。

  在孩子与她的沟通里,出现了「叔叔光溜溜」、「叔叔检查身体」、「叔叔掐脖子」这样的描述,在更多的语言和肢体沟通之后,家长也向记者总结了孩子所描述的「活塞运动」,这是成年人关于性交的隐晦说法。

  孩子也向家长提到了老师对学生打针、喂白色药片等情况,一个被广泛传播的视频里,三岁的小孩告诉爸爸,每天午睡的时候都要吃一种白色药片,这种药片「甜甜的」。

  孩子会在晚上睡觉的时候问父母:「我没有生病,为什么要打针」。

  01

  每一天,我们都会面对很多和性、暴力相关的新闻,地铁性骚扰、婚姻内强奸、成年人权力关系下的性侵(房思琪事件)。但针对儿童的性侵,尤其发生在一个幼儿园环境中,「猥亵」、「性侵」、「不明药物」非常有力地刺激了公众的神经。

  最终的事实仍有待核实和确认,但儿童所面临的性侵困境,比我们想象得严重和普遍得多。

  我曾经采访过一个自杀干预热线,在陪伴接线员工作的过程中,我观察到未成年人打电话来诉说性侵困扰的案例并不罕见。

  一个 13 岁的男孩打电话过来,说:「后爸后妈经常玩我的小鸡鸡,一次半个小时。有时后爸会当着其他人的面叫我脱裤子。为什么后爸会这样?小鸡鸡会不会坏?」

  一些男孩有相似的经历,「为什么小鸡鸡会硬」,「不敢拒绝,害怕被打」。

  他们都对此感到迷茫又恐惧,找不到有效又有力的方法来保护自己,只能求助于自杀干预热线,来排解内心的忧虑。

  最高人民法院的数据也显示,在 2013 至 2016 年间,仅全国法院审结的性侵儿童案件量就达到 10782 起。

  这绝对不是性侵案件的全部,甚至只是冰山一角而已。犯罪心理学专家、中国人民公安大学教授王大伟表示,性侵害案件,尤其是针对中小学生的性侵害,其隐案比例是 1:7,也就是说, 一起性侵儿童案件的曝光,或许意味着 7 起案件已经发生。

  《经济学人》的一篇文章提及,2015 年,中国农业大学方向明教授向世界卫生组织提交的报告显示,9.5% 的中国女孩和 8% 的中国男孩曾遭受过某种形式的成人性侵,这意味着,大约每 10 个未成年人中就有一个面临过性侵。在中国庞大的人口规模之下,有 2500 万未成年人成为受害者。

  这和世界范围的数据呈现出一致性,来自 NGO 组织 darkness to light 的调查结果是:

  1. 十分之一的孩子在18 岁前遭遇过性侵;

  2. 90% 是熟人作案;

  3. 七分之一的性侵发生在学校;

  4. 在所有受过性侵的儿童中,20% 发生在 8 岁之前;

  5. 性侵提高了辍学率;

  6. 只有 4% ~ 8% 的性侵(报案)是捏造的。

  7. 对幼童使用酒精和毒品是性侵的先兆。

  熟人成为这一系列案件里最主要的施害者。根据中国少年儿童文化艺术基金会女童保护基金(下称「女童保护」)的统计,2014 年,熟人作案的比例是 87.87%,2015 年为 70%。2016 年,有 433 起儿童性侵案件被公开报道,其中,熟人作案 300 起,占总案件的 69.28%。

  在明确表述关系的 300 起熟人作案案件里,老师(含辅导班)占 27.33%,邻居占 24.33%,亲戚(含父母朋友)占 12%,家庭成员占 10%。他们利用熟人身份,更容易接近受害者并取得受害者信任,再加上占据了力量及权力地位等优势,让性侵案件更易发生。

  我的一位朋友,她回想起自己小学时期住校,晚上有女同学去男老师家,回来之后总是头发乱乱的,同学们不懂,总会嘲笑她。也有男生上厕所的时候,遇到老师要把生殖器放在自己嘴里。

  「那时候我们傻,知道放谁嘴里了就嘲笑谁。我偶尔会想起这些事,如果你记得就有创伤,要是忘了也就活得好好的」。

  也许是过于低估了儿童性侵的普遍性,以至于安全意识极强中国的家长似乎在性侵领域疏于防范。

医院简介

更多

广州新世纪白癜风防治研究院隶属于新世纪医疗门诊部,是一家以白癜风为研究、治疗对象的专业机构,集白癜风预防、临床、科研一体,是我国专门从事[详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