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白癜风治疗 >

医者张辉:我对每一个生命都不放弃

   每一个新生儿的诞生,都会给一个家庭带来数不清的欢乐。他们在父母和亲人的呵护下快乐成长。而在新生婴儿中,大概有接近1%比例的婴儿患有先天性心脏病。先心病患儿症状千差万别,但无一不牵动着父母的心。

  “室间隔缺损,单纯从这个病讲,我们认为它就是一个常规手术,因为发病率最高嘛。但是病人有自己的特殊性,我的病人都是年龄比较小的孩子。年龄越小,体重越低,手术的风险就越大。”作为全国儿童心脏外科联合手术的先行者,首都儿科研究所附属儿童医院心脏外科专家张辉主任让很多需要进行心脏联合手术,而其他医院不愿接收的患者重新燃起了希望。张辉凭着高超的医术和优秀的团队,改变了这些病人的命运。

timg (10).jpg

  张辉的焦虑除了来自无影灯下,更源于核心团队的搭建。“我需要重新要培养一个队伍,这是最难的。年纪越小的病人,需要你的整体的团队技术力量越高。我们现在这个社会可能更急躁一些,现在的年轻人可能不愿意脚踏实地、一步一个脚印地慢慢积累,积累到一定程度再去问收获。如果总想要几年之内就要看到成果、看到成绩,我们这个学科可能达不到。尤其做小儿心脏外科,它真是需要一步一步付出很多,才能取得一点成绩,才不会是昙花一现。”

  张辉说,当外科医生坚持了几天、坚持了几个月、几年,可能得不到什么,各行各业都是这样。要想让患儿活命,用一次住院、一次麻醉、一次手术解决多个问题,除了麻醉、体外循环、护士、监护室,还包括输血科、检查科室、超声、CT、核磁、胸片、心导管检查……每一台高难度的手术都要惊动这么多人。

  “我们刚开始来这里,相当于就我一个主任,带的全部的都是住院医。住院医是最年轻的、最底层的医生。医生的架构应该是一个金字塔,现在就只有两头,没有中间。我们的金字塔只有塔尖加上底层。目前我现在还没有成熟的一个梯队层次,那只能就全是我干了。一般培养一个成熟一点的外科医生,得八到十年吧。养孩子一样,慢慢来。有个十年左右,才会差不多了。”

  “你还欠我跳一次舞呢!”

  “等下次好了,下次一定有。”

  张辉想的永远是,怎么努力的把这个病人治好,无论有多难,无论要付出多少,无论要冒多少风险。

  “我觉得这个东西,才是一个合格的医生。也可能我的技术力量、专业水平没有达到最高峰,我的认知有限,没有能把孩子救过来。但是至少我对每一个生命都不放弃,都尽到了最大的努力。”

  张辉表示,目前国内先心病的治疗水平和治愈率都在不断提升,但是有另一个问题更值得家长们注意。在长期的临床工作中,张主任发现很多患儿经过治疗恢复健康后,依然担心自己的心脏问题,或对自己曾经做过心脏的大手术而有所顾虑。张主任认为这是完全没有必要的,不应该为自己增加过多的心理负担。他希望在未来的先心病诊治过程中,能够同时加强对患儿及其家人的心理疏导。

  “当时他病的时候这么小,过多少年后他过来看我。那是条鲜活的生命,带着一家人。那个成就感,是不一样的。竭尽全力去拯救生命,这是一个本能,也是医学回馈给我的、最贵重的礼物。希望未来能有更多的、优秀的青年人来学医。”张辉最后说。

医院简介

更多

广州新世纪白癜风防治研究院隶属于新世纪医疗门诊部,是一家以白癜风为研究、治疗对象的专业机构,集白癜风预防、临床、科研一体,是我国专门从事[详细]